欢迎来到美田社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农耕文化 > 农耕记忆 > 我要将老碗举过头顶
我要将老碗举过头顶

发表时间:2019-03-25 17:04 阅读量:561

家里有一只不知从哪一辈儿传下来的碗,那是一只没有任何收藏价值的大粗碗。历经几次搬家,几次家庭变故,经受了几代人的磕磕碰碰,在没有刻意保存的纯自然状态下,竟然不破不损,直到现在还在使用,可谓奇迹。  


那天,我突发奇想,将放在客厅显著位置的那个钧瓷瓶挪开,而将那只碗放上去。在聚光灯的照射下,大粗碗上那层不曾被磨掉的有些发黄的釉色骤然间焕发出神采,变身为一件拙朴的艺术品,就连碗沿上那被工匠随意画下的淡蓝色粗粗细细的线条,都显得那样浪漫而富有艺术气息。  


前些日子,接到母亲的电话,位于城东偏远乡下的祖坟由于城市的扩大而成为建筑用地,所以,曾祖父、曾祖母、祖父、祖母的坟要迁到临着高速路的岗坡地里。  


那天早晨,阳光明媚。在一片四周已被大型施工机械包围的工地上,家人已凭记忆将有些发烂、颜色模糊的棺材起出。虽然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,但在棺材打开的一瞬间我还是十分震惊!不过数十年的光阴,我的亲人们已面目全非,化成白骨。我们小心翼翼地将之  


一一放进盒子里,然后,搁到停在路边的车上。  


汽车慢慢启动,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。  


回想近30年,一切都在改变,我的脸上已出现皱纹,儿子也已长大成人;乡下那幢老屋也被拆掉换了主人,关于老家院落的记忆也日渐变淡,唯有那两个叩门的铁环还不断地在深夜里响起,那弯半夜里爬上树梢的月亮也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地浮现。  


30年,经历了那么多精彩,那么多坎坷,有过烦躁不安,有过欢笑泪水,回头看看,都是宝贵的财富。  


只是,太快了,时间都去哪儿了!我的祖辈,和我们一起乘车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,以这种方式向远处迁徙,没有一丝声息。我知道,事隔几十年后的见面,本该就是这个样子,彼此那样熟悉,又那样陌生。但面对本该是这个样子的样子,我的心里却不是滋味。多少年了,时间已磨掉了伤心、悲痛,只剩下一种固执的沉默,单调得让我窒息。  


我突然想起那只老碗。那只看似空空的老碗,却分明盛着几代人的生计,那是我贫穷的祖辈们为之奋斗的生  


活的滋味,它所盛过的粗饭野菜,是现在的我难以想象的。因为那只碗,一个家族顽强地传承下来,繁衍生息,而且,把优秀的基因种植在子孙的身体里,让我们善良勤劳,给我们自信勇气,让我们无论经历什么磨难都活得带劲,坚持朝着梦想努力。  


原以为亲人过世后,在被埋入地下的一瞬就已经和我们永远分开了。但如今看起来并不是,他们并没有走远。  


我之所以长成这个样子,而不是那个样子,之所以是这种性格,而不是那种性格,原来都是有所传承的。我在这个世上总觉得以自己的能力,靠自己的奋斗能改变一切,直到今天却发现,我传承了祖辈们的血脉,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内心的善良才是奠定我命运基调的东西,才是我的立身之本。  


不知经过多少偶然的机缘,那只老碗历经家中大大小小几十口人的手,最后传到了我这里。  


我突然对老碗生出敬畏之心。  


我想,我即使每天将这只老碗举过头顶也不为过,因为,只要有这只碗在,我就能无数次穿越历史,感知祖辈掌心的温度。